印度政府安全委员会批准成立国防航天研究组织

军事文化 2019-07-25 15:31:04

  原标题:立足大国战略竞争 打造军事航天强国 印度军事航天力量发展进入新阶段

  印度长久以来采用寓军于民的策略,大力发展民用和商用航天系统,服务于国防和军队的需要;相比之下,纯军事航天力量的建设则显沉寂,其宣称的首颗专用军事卫星(GSAT-7)直至2013年才发射部署。但是今年以来,印度军事航天发展呈爆发之势——开展首次动能反卫试验、成立军事航天统管专研部门、密集规划军用卫星部署、筹备首次太空兵棋推演,这些或标志着印度正在全面重塑军事航天力量的发展格局,推动大国竞争背景下的军事航天力量建设进入全新阶段。

  2019年4月,印度政府安全委员会批准成立国防航天局,负责管理、指挥和控制军用航天装备(包括反卫能力),同时还肩负制定印度太空战略、维护太空利益和应对太空威胁等职能。国防航天局总部设立在班加罗尔,由来自陆、海、空三军的约200人组成,负责人为空军少将(两星将军)级别官员。国防航天局将逐步接管三军的太空资产,以及位于德里的国防图像处理与分析中心和位于波帕尔的国防卫星控制中心等,以实现印度军用航天装备的集中和统一管理。6月,印度政府安全委员会批准成立国防航天研究组织,负责发展太空作战武器系统和相关技术,以及研发与国防应用相关的所有太空能力,为国防航天局提供技术支撑。国防航天研究组织设在班加罗尔,预计2019年底投入运行,由国防领域资深科学家挂帅,带领科研团队专门研究军事航天相关的科学和技术问题,包括太空态势感知、太空情报/侦察和监视,以及尖端的攻防武器系统和技术,如定向能武器(激光、高功率微波)、电子战武器、杀手卫星等。国防航天研究组织的成立标志着印度军用和民用航天项目研发实现了分立,军用航天装备和技术项目将步入专管专研之路。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3月27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印度于当天成功进行了该国历史上首次反卫星试验

  3月27日,印度总理宣布于当天上午成功进行了该国历史上首次反卫试验,从而成为继美、俄和中国之后全球第四个掌握地基动能反卫技术的国家,正式迈入“航天强国”行列。据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表示,印度同时正在发展其他类型太空对抗技术,如定向能、电磁脉冲和共轨杀伤武器,以及防护自身卫星遭受电子或物理攻击的手段。同时,印度军用卫星项目进入高速部署期,呈现出跨越式发展的态势:印度目前军用卫星在轨不足10颗,此前发射频次约为1~2颗/年,而按照规划其2022年前希望实现约40军用卫星在轨,2019年计划发射7颗军用卫星,这其中:印度首颗电子侦察卫星已经于4月发射;4颗雷达成像卫星,有3颗为新型雷达卫星工作在X波段,分辨率最高可达1米,能够穿透云层;1颗先进的Cartosat-3卫星,分辨率将达到0.2米。另外,印度还将发射2颗军民两用卫星Gisat,携带多光谱(可见光、近红外和热红外)成像仪,分辨率为0.5米~1.5千米,在无云条件下能够提供近实时的大范围领土图像,针对特定陆地区域的测绘能力可以大幅提升,从22天1次提高到2天1次。

  在组织机构重构和航天装备发展的基础上,为了进一步加深对太空作战的认识,印度计划在7月底组织实施其史上首次太空兵棋推演,代号为IndSpaceEx,由国防航天局和国防部联合防御参谋部共同组织,军方与科学界人员共同参加,目标是加深对太空域中现有和新兴挑战的认识,探索为保护太空资产安全和国家安全利益必须发展的太空能力。本次活动对于国防航天局来说至关重要,是这支全新的三军联合部门的开门之举,更重要的是其肩负制定太空战略的职能,需要通过此次非实兵、非实操性质的桌面式太空兵棋推演,深入认识太空作战问题,评估太空作战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检验自身利用太空能力和太空对抗能力的差距,为太空战略的制定做铺垫。印度作为世界上主要的航天大国之一,其太空战略发展滞后,缺乏能够阐述长期愿景、目标的太空战略学说,来指导其太空项目的发展,对于太空作战的重要问题如作战条令、作战红线、太空威慑等仍然有待探索,亟需从此次的太空兵棋推演中获取认识。

  可以看出,印度正在从组织机构、装备技术、部队训练、战略理论等维度全面推进军事航天力量的建设步伐,意欲在大国竞争时代打造成为军事航天强国,对此应保持高度关注。

  ▲印度南部安得拉邦的斯里哈里科塔发射场。2017年6月GSLV MK III火箭从这发射中心升空,印度空间研究组织也从这里发射了一枚携带104颗卫星的极地卫星运载火箭

  印度大国诉求由来已久,尤其是随着近年来经济实力快速增长和地缘政治地位的上升,印度迫切希望成为实力雄厚的大国、受到世界认可的强国,而太空则是获取世界瞩目的最佳舞台。印度对于航天大国威望的追求矢志不渝:动能反卫技术据信在2012年就已经掌握,但只有真正试验才能获取更广泛的关注,这也是印度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进行试验的原因之一;2018年独立日庆典上,印度总理宣称在2022年之前进行首次裁人航天飞行,从而成为第四个具备独立载人航天能力的国家;此外,印度航天研究组织计划在2030年前建立空间站。另外,印度经济有望在未来5~10年内保持6.5%~7.5%速率增长,据渣打银行2019年1月发布的长期预测数据,2030年印度名义GPD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中国。可以预计,随着其经济实力和技术能力的进一步增强,印度的航天活动将更加雄心勃勃。

  印度一方面忌惮中国的太空对抗能力,认为这是其航天活动中潜在的巨大威胁;另一方面十分担忧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航天部分对其“后院”的影响。印度如此迫切地发展军事航天力量,考量之一就是为了解决其太空安全的脆弱性,建立有效的太空威慑能力,以应对中国太空对抗能力,制约中国航天影响力的拓展。同时,印度之所以选择当前时间节点,也是对美国印太战略的呼应和迎合。6月1日美国防部新版《印太战略》中提出,联合部队要针对高端对手未雨绸缪,以力量和可信威慑谋求和平,在太空领域重点发展能够应对未来威胁的条令、能力和人才队伍,以及太空作战文化。可见,印度军事航天力量建设的动向与上述内容十分契合,乃乘势而为、借力打力之举。

  组织结构是军事航天力量建设的点睛之笔,印度近10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和探索,寻找最佳的军事航天组织结构形态。2008年,印度在国防部联合防御参谋部下设立了联合航天机构(ISC),在国防部、三军和民事部门之间协调航天军事应用相关事务,行使合作和协调职能;联合航天机构的最大问题是不具有航天指挥权,而此次国防航天局的成立则是为了实现航天指挥权的集中统一,化解多部门如印度航天研究组织、国防情报局、国家技术研究办公室等部门都对天基资产享有控制权的矛盾,以推动印度军事航天能力的整合;随着其太空战略的发展完善,以及未来军用航天装备的爆发式增长,印度军事航天组织结构的重构与调整仍将继续,未来很可能在国防航天局的基础上进行升格成立航天司令部,甚至效仿美国成立其第四军种——天军的可能性也无法排除,最终目的自然是实现军事航天力量的集中管理和统一指挥运用。

特区彩票论坛:军事新闻栏目组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