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国的军事合作达到实战临战的高度

军事评论 2019-07-09 17:59:08

  新中国成立后,中苏在军事和经济领域都开展了密切的合作,尤其是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两国的军事合作达到实战临战的高度。苏军派来大量的军事顾问团和专家团,其中最早来华的是空军顾问和教官。1949年刘亚楼访苏时,中苏达成协议,由苏联将帮助中国建立6所航校,并出售434架战机,派遣近900名专家。苏联的行动很快,随后先期人员到达,赴中国各地实地考察,选址建校。1949年11月,从校长、教官到地勤保障人员等各类专家陆续到达。海军是另一重点合作领域。首先是以苏军克罗挈克夫将军为领队的84人专家团,于1949年10月抵达大连,建立大连海校。到当年底,共来了600多名苏联海军专家。新中国成立后头几年,在华的苏联军事专家和顾问约有2000多名,远多于经济领域的专家。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牵扯面广泛的战争,这些苏军专家顾问很大程度上介入了战争,对志愿军作战情况了解颇深,也有切身体验,后来苏军专家代表团在递交给莫斯科的工作汇报中,常有对志愿军各种评价和看法。首先,苏军专家顾问团普遍对志愿军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予以较高评价。他们认为,志愿军官兵有着长期战争培养起来的高度组织性纪律性,作战勇猛顽强,不怕流血牺牲,敢于克服一切困难。志愿军擅于山地作战,擅于夜战,擅于利用恶劣天气。但是缺乏御寒衣被,和苏军相比,冬季作战经验欠缺。志愿军良好的战斗精神和高昂的士气,很大程度上是由强大的政治工作激发的,这一点和苏联红军是相同的。所以,志愿军能够有效克服伤亡的不利因素,迅速由防御转为进攻。其主要原因,是中美之间军事装备过于悬殊,使得志愿军普遍对美军的空中力量无能为力,只有消极回避,所以错失许多有利战机。这种情绪还表现为对美军防守地段有意回避,而进攻较弱的南韩军队。对合围美军不够坚决,最终经常使他们成功突围。其实苏方所谓的“恐美”表现,并不是真正意义的惧怕,而是力量差距下的无奈之举。苏联顾问团设想一下,如果苏军只有志愿军一样的装备,面对强敌难道会有什么良方?苏联顾问团经常习惯性地以苏联军队的风格准则,不考虑中苏军队实力的差距,来评价志愿军的战略战术。所以中苏双方不可避免地产生分歧,造成相不信任。所以这种分歧在苏军顾问团的汇报中,经常会有流露。苏联顾问承认,他们在中国普遍得到尊敬,但他们也很苦恼:中国方面恭敬之余,就是不认同也不采纳苏军顾问团的建议。他们不希望苏联顾问把一些不符合志愿军装备技术实际水平的战法强加给他们,每到这个时刻,中国同志就会不客气地回绝:在这些方面,我们和你们情况不一样。他们不赞赏苏军疾风骤雨般的作战风格(那也得有条件才行啊),相反,他们好像一切都更乐意用打败日本的老办法对付美军,那就是“持久战”。经常有中国同志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准备在韩半打个十年战争”。中国同志还经常在苏联顾问面前,委婉地表达对苏方未提供更多技术装备的不满。苏方人员认为,中国同志在急切渴望更先进武器的同时,却没有流露出对与之相匹配的相关军事素质和知识的提高的渴望,尤其是涉及现代化战斗的指挥、组织问题及炮兵、坦克和其他兵种的使用问题,“也感觉不到他们愿意学习掌握我们的作战经验的渴望”。苏联顾问的这个批评是有一定背景的,当时志愿军干部的文化水平较低,作战观念也落后于苏军,对先进理念确实有一些抵触情绪。尤其是两国在文化上有很大差别,容易产生“成见”“偏见”,中方对苏联顾问团的一些观点一味排。

特区彩票论坛:军事新闻栏目组制作